大家都知道,以“喂”叫人是不礼貌的

简介: 大家都知道,以“喂”叫人是不礼貌的,但它的弱读却长期存在于上海人家的夫妻淘里,平添了几多情趣。

今朝,我们来读一读畸笔叟的《上海小日脚》这本书,听听老上海夫妻之间的叫法,欢迎留言里告诉小布你们家夫妻之间互相怎么称呼噢【享读】带你独享上海丨每周六发布音频由“闵行广播电视台”诵读:周乐(闵行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)阿德哥~先允许我往前再推30年,推到我的父辈。

在我记忆里,他们好像是互叫小名或奶名的。

因为那时大多数人家的婚姻,还是父母之命的居多,人也多是乡里乡亲,有的甚至是娃娃亲,从小相互之间叫惯了,洞房花烛之后,改不了也不必改了。

最好玩的是,因为礼貌,儿时一起玩耍时,叫小名后面是要跟身份的,比如“阿德哥”,很多男女婚后也改不了口。

我就听到过石库门人家夫妻淘里这样哥呀妹的相互叫着,每每会穿越到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的绍兴戏里去。

阿拉屋里嗰上个世纪4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,夫妻之间会互称同志,或者老张老李,在那个时期的电影里也还能找到这种痕迹。

所以早年有些洋派人家的夫妻淘里是互称“达令”(darling)的,或者互称“哈尼”(honey)的。

50年代的上海老照片:图片中的女子在镜子前抹口红,旁边是她的老公,正在和她嬉笑的说着什么。

其实,上海人家夫妻淘里相互叫法要分两部分来探讨。

五六十年前,我听到的最常用的叫法是“阿拉屋里嗰”,相当于北语中的“咱家那口子”。

如:“哟,张家姆妈,迭条围巾嗰颜色阿拉屋里迭位倒是蛮欢喜嗰。

”后来的叫法都是“阿拉+”系列:阿拉福根、阿拉翠娣、阿拉老张、阿拉小李、阿拉连名带姓以及“阿拉哈尼”。

阿拉家主婆~特别要提一提的是“阿拉家主婆”,这个叫法很上海,好像是本地人叫出来的。

而且“家主婆”这个写法已经凸显百年来上海人家的家务分工,屋里当家的总是女人。

这是50年代当时上海一户人家,女子出门之前打扮一番,旁边是她的3个孩子,在看看妈妈打扮。

有了孩子以后,又派生出“伊拉+”系列:伊拉姆妈、伊拉阿爸、伊拉老娘、伊拉老头子以及伊拉老棺材。

当着子女面,则还派生出“倷+”系列:倷姆妈、倷阿爸、倷老娘、倷老头子。

80年代的上海弄堂,邻里之间经常端着碗出来边聊家常边吃饭再细分,阿公阿婆当着媳妇面,丈人丈母当着女婿面,则又重回“伊拉+”系列:伊拉姆妈、伊拉阿爸、伊拉老娘、伊拉老头子。

吵架时,重话一时说不出口,或有句话特别想引起对方的注意,就会尊对方一声“先生”、“同志啊”、“张师傅”、“王老板”、“李老师”。

”“我忍耐也是有限度嗰,张师傅。

”“好了,电视覅看了,好去汏脚了,先生。

”80年代,搬家还离不开黄鱼车上海人家夫妻淘里相互叫法里,还有一个常用字,那就是“哎”。

”“哎,豁啥个野眼啦,侬看牢我呀。

”“哎”,被认为是“喂”的弱读。

大家都知道,以“喂”叫人是不礼貌的,但它的弱读却长期存在于上海人家的夫妻淘里,平添了几多情趣。

我不禁想起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通过林黛玉的口嘲笑史湘云的南京口音,说她“二”“爱”不分,直把“二哥哥”叫成了“爱哥哥”,羞人也不羞。

阿拉上海人家夫妻淘里也侪是“哎”“爱”不分的呢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大家都知道,以“喂”叫人是不礼貌的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网控科技网的其它文章